<strong id="qeoma"></strong><object id="qeoma"><sup id="qeoma"></sup></object>
  • <code id="qeoma"></code> <code id="qeoma"></code>
    <noscript id="qeoma"><xmp id="qeoma">
    <input id="qeoma"><label id="qeoma"></label></input>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天水新闻>>秦州>>正文
    秦州区作协会员笔下的自由路玉兰(图)
    (2019/3/25 22:48:44)  来源:秦州区外宣办  打印本页

    游玉兰古巷,抒秦州雅韵

    --秦州区作协会员笔下的自由路玉兰

    玉兰花开

    文\白尚礼

    你是秦州古城里

    一名守身如玉的女子

    头绾着高高的发髻

    举手投足,一颦一笑

    风华卓姿,倾心倾城

    好似一池盛开的白莲花

    出淤泥而不染

    抑或,你是飞天花仙子

    身披洁白霓裳羽衣

    衣袂飘飘,在古巷深处

    远远地看风景,而你

    本身就是一道风景

    于闹市繁华处,俏立枝头

    一朵莲花,一杯清茶

    一袭素衣,一尊菩萨

    一?#32622;?#26376;白,白不过

    玉兰古巷花开

    一夜故乡白,白不过

    玉兰古巷花开

    一江春水白,白不过

    玉兰古巷花开

      (白尚礼,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秦州区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

    玉兰花开映秦州

    文/曹子介

    写意一种姿态

    在三月的风里

    醉人的容颜,招来

    桃红柳绿,春暖花开

    在秦州自由巷,玉兰花

    与这条街的名字一样恬淡

    晶莹的白,玉脂的润

    镶嵌在古朴典雅的的巷道两边

    八千年的风?#30001;?#36793;经过

    凌波仙子,在唐诗宋词中翩跹

    浩大的花海,暗香涌动

    映满古巷古街古城

    秦州,饱满的散文

    从玉兰花开始写起

    抒情中,醉倒

    半座城,半边天

    依在玉兰树下,凝视

    若蝶的精灵,我不敢大声说话

    我怕,我的莽撞惊扰

    她们,打开春天的梦

    2019.3.24

    (曹子介,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秦州区作家协会理事。)

    玉兰花开,可是你的情怀

          文\刘春霞

    春意正阑珊的模样

    是谁人笔下出逃的修辞

    花红柳绿,登场的次序

    皆由时光安排

    你若春日寻芳

    惟玉兰花最俏

    最是那轻轻的一回眸,便可

    解愁怨,染相思,醉眉眼

    趁一滴露水的滋润

    剔除、剥离风干的枯荣躯壳

    在春风的摇曳里

    完成她一世白头的夙愿

    书写只属于自己的清欢

    欲开还羞,片叶全无

    赤裸的枝桠,如是托起羞涩少女的梦

    来不?#30333;?#36817;你

    一树一树

    就已在文人骚客的诗句里探出了头

    一枝一枝

    你可是超然?#23435;?#22806;的雪莲

    一朵一朵

    你可是菩萨合掌、顶礼、放光的尤物

    一盏一盏

    你可是佛祖撒下的宝莲

    在古秦州的春天里

    开成了慈悲的模样

    风起的梵唱里

    夜晚记录你洁白的序曲

    七弦音拼命凑出

    你风骨里的高傲?#22270;?#36126;的守望

    我想,最高的枝头上

    一定有一尊不老的诺言

    也一定有过

    她们刻骨铭心的恋情

    (刘春霞,女,秦州区作家协会会员)

    玉兰大道

    文\张建勋

    我想静下来

    化成一朵玉兰花

    静静的矗立在枝头

    看阡陌变迁

    看红尘滚滚

    从唐朝开始

    便在秦州古巷

    盛开不娇

    败落不躁

    宋元明清的风

    吹落的玉兰花瓣

    散落天水大?#20013;?#24055;

    在秦州自由路

    满街的玉兰花开

    ?#25925;?#20102;一种

    生命灵动的美

    (张建勋,秦州区作家协会会员)

    古城玉兰盏盏香

     文\邢凯平

      一

    心怀皎洁月,春醉玉兰香。

    盏盏向天歌,?#33258;?#21476;韵长。

    玉盏盛甘露,古巷沐春风。

    花境醉三月,枝头绽素容。

    绿色叶迟迟,孤胆斗寒云。

    君子长生爱,?#19990;是?#22372;中。

            三

    兰馨诗韵远,着色媚游人。

    自古品高洁,了缘化心尘。

    (作者简介:邢凯平,秦州区作协副主席。)

    玉兰花(新韵)

    文\郭永锋

    (一)

    秦州古巷玉兰开,雨霁赏花月夜来。

    质本素洁藉水绕,魂归静雅烟岚徊。

    抚琴篱舍幽人趣,弄影清香雪色埋。

    阆苑奇葩凝紫气,乘风移驾降瑶台。

    (二)

    净若清莲不染尘,东君邀我?#26420;?#27197;。

    润晨雨露生玉坠,向晚丹霞?#35805;自啤?/FONT>

    乳燕归来寻旧陌,寒梅点破铸香魂。

    芳姿摇曳三分景,踏月倾城品早春。

    (三)

    满树繁花气韵生,霓裳舞动管弦轻。

    蒙蒙待放含羞涩,烈烈舒张壮盛盈。

    ?#21512;?#34013;天抒远志,敢迎骤雨洗魂灵。

    游人过往皆惊叹,谁悟高洁孕朔风。

    (郭永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秦州区作协副秘书长)

    咏玉兰

    文\墨馨

    玉容翘楚燕儿羞,雅韵仙颜鬼见愁。

    馥郁幽幽香漫浸,娇姿婀娜自风流。

    玉瓣高枝沐暖阳,翩然如蝶吐馨芳。

    仙姿雅韵牵眸醉,情系春风乐徜徉。

    素颜若雪绽秦州,玉瓣轻盈扮画楼。

    馥郁馨香牵客步,风华绝代醉诗眸。

    玉朵翩翩万树白,犹如冬雪复还来。

    游人络绎争拍照,欲揽清香满袖怀。

    古巷深深沁馥芳,玉颜无暇向穹苍。

    佳人墨客争吟颂,雅韵清魂入华章。

    春至龙城玉素开,仙姿袅袅巧风裁。

    兰香雅韵传幽远,游客缘何不畅怀?

    芬芳玉蕊惹魂消,馨朵嫣?#35805;?#26286;朝。

    未染俗尘高树立,不争绚丽自妖娆。

    琼瓣无尘亲翰墨,娇姿婀?#26579;盒阑丁?/FONT>

    风清日朗时正好,谁共相携赏玉兰。

    琼裳轻舞惹人怜,韵致绝伦若雪翩。

    懒与百花争绚丽,欣欣怒放自嫣然。

    紫燕双双穿柳绿,玲珑高树竞风流。

    纤姿若蝶翩翩舞,几影阑珊上重楼。

    (墨馨,本名杨建华,女,麦积区?#20658;志?#24178;部,天水市作家协会会员。)

    玉兰古韵

    文/汝建春

    (一)谱春曲

    二月春风徐步?#27169;?#21315;条细雨晚来急。

    催动芳心润玉蒂,破蒂开喉譜春曲。

    (二)藏雅韵

    龙城古巷玉亭亭,玉面娇羞气自清。

    一片冰心藏雅韵,一语未发满城惊。

    (三)长空舞

    雨润春风一半停,两行玉兰满城馨。

    琼枝玉树长空舞,坠落红尘世外宁。

    (?#27169;?#23618;层叠

    玉兰本?#20113;?#39640;洁,一片冰心玉面携。

    仰望高枝展首瞥,登极恐落层层叠。

    (五)雨中凋

    羲皇故里春色早,古巷玉兰领风骚。

    百媚千?#21051;种?#31505;,香消玉殒雨中凋。

    (汝建春,娘娘坝中心小学教师,秦州区作家协会会员。)

    玉兰咏

    文\杨引胜

    (一)

    古巷寻春暖,高花次第香。

    痴情游梓里,白发染清狂。

    (二)

    巷里繁花巷外名,春来骚客自多情。

    香风应醉诗中句,百味人生快意?#23567;?/FONT>

    (三)

    一树风华着素妆,娉婷玉骨向天扬。

    人间几?#26085;?#27733;子,阆苑怀春韵味长。

    (四)

    陇上江南本有名,玉花束素亦倾城。

    雕栏斜倚春光好,走秀佳人笑步轻。

    (五)

    花街绰约树,腮露淡红妆。

    玉面迎春早,?#22836;?#36865;微香。

    三冬沉孤勇,一季感恩长。

    古巷云游重,偷闲俗世忙。

    (六)

    春风践约访龙城,萼瓣高枝玉树横。

    素面怡人能解意,娇容不语亦传情。

    霓裳靓影书秦韵,古巷盛妆著美名。

    陇?#20185;?#24029;多锦绣,仙姿入眼动心旌。

    (杨引胜,齐寿镇柳沟村,农民。)

    咏玉兰花

    文\宋小兰

    纤纤玉手托阳春,素羽丰姿洁白身。

    倩影含香争次第,九霄仙女落凡尘。

    (宋小兰,女,秦州区作协会员)

    古城玉兰香

    文\黎 洁

      一座城,因玉兰而隽永。

      你看,秦州成纪大道、羲皇大道两旁的玉兰路灯,她们不分晨昏,以一种永恒的姿势,?#25925;?#30528;这座城市的内涵:洁白、高雅、古?#21360;?#26377;韵味。

      我在玉兰花开的季节里等你,在一个叫做自由巷的地?#38477;?#20320;。我在一?#25991;?#20809;了的青石路?#24358;?#21809;、彳亍。

      你是晕染得最精致的工笔画,美?#20204;?#21040;好处,素之一忽则淡,艳之一忽则俗。

      你是?#21360;?#35799;经》里开出的“风”之花,你是从飞天的花篮里散落?#26223;?#30340;天使,你是唐诗宋词里放飞的漫天雪?#22467;?#20320;是高洁典雅的化身,你是春之女神!

      我在夜色未央里等你,在灯火阑珊里等你,在琉璃紫的墙画里等你,在剔透玲珑的冰雕里等你。

      你是?#24358;?#20154;手中的做工精致的首饰、钗头或是披风,你是雕漆的屏风里伸出的立体部分,你是景泰蓝中卡了金线的部分,你是这不夜城最神秘的流光溢彩!

      若是有来生,我甘愿做一株静默的玉兰,守护在古巷的那头,只为遇见那个倾世温柔、一身书香你,将我银雕玉琢,再为我镀上这绝世的清香。

      然后,笑看三千红尘,静听人间物语。

      静听风声、雨声、脚步声和那殷殷的乡音,笑看光滑的旧石板路,如何温柔地亲吻着行人的双脚。

      择一城终老,我愿在天水。择一人同老,我愿和他是双生的玉兰。在古巷的一侧,相依相偎。

      古巷便见证了这?#20848;?#26368;美的爱情,?#24615;?#20102;这?#20848;?#26368;美的风情。

      二月赏玉兰,我在麦积的?#36867;?#37324;等你,在伏羲创?#32032;?#30340;地?#38477;?#20320;,在女娲炼石补天的地?#38477;?#20320;,在天河注水的传说里等你,在飞将军李广的老宅等你,在古城的古巷里,等你!

      (黎  洁,女,天水市作家协会会员。)

    自由路的白玉兰

    文\/张兰

      我见过石家河的连翘,满山满?#28023;?#26377;点?#22467;?#25105;见过青年北路的银杏叶,被人堆在一下,彩排,表演,有点做秀;我见过牡丹园的牡丹,挂着标签,有专人呵护,有点娇气;我见过樱花园的樱花,一?#27905;?#19968;?#27905;啵?#32321;花似锦,有点热情;我见过籍河风景线的杨柳依依,有点多愁善?#23567;?#21807;独这自由路的白玉兰,她们纯洁、质?#21360;?#24684;静、随性!

      在初春的料峭中,小草刚刚探头,柳枝刚刚抽芽,桃花刚刚含苞欲放,燕子刚?#24352;?#31639;回归,蜜蜂在蜂巢里揉着睡眼,玉兰就孕育出毛茸茸的花蕾。忽然一夜春风,便吹醒了她们,一声春雷帮她们破蕾而出,远远望去,她们活像一只只洁白的蝴蝶,在春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

      白玉兰开?#30473;?#21333;,开得?#30475;猓?#22905;们有着玉的质地和高雅,看那些花瓣,精巧而剔透,像是生?#31508;?#36807;冬雪的洗礼,又像是由玉石中飞出的精灵,透着灵气,朴素的灵气,优雅的灵气。她们轻盈而美好,不带一点色彩,也不渲染一丝风韵。她们只是静静地开着,犹如一位含蓄的佳人,不与百花争艳,不华而取宠。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怀!

      白玉兰开得自由,开的随性,她们不需要蝴蝶的陪伴,不需要蜜蜂的歌唱,甚至不需要?#26691;?#30340;陪衬。她们在早春的严寒中怒放,她们是春的使者,只想带给人们春的音讯。每一朵花都是一张笑脸,每一张笑脸?#38388;?#26579;着一份心情,一份雅致而又精美的心情。

      白玉兰的香味是清淡的,?#22478;?#22320;飘在空中,不是所有的鼻孔都能嗅得到她的芬芳,也不是所有的君子都能倾倒于她的优美。

      和别的花不一样,她有自己独特的美:她与牡丹比,少?#24605;?#20998;雍容华贵;她与芍药比,少?#24605;?#20998;艳丽动人;她与月季比,少?#24605;?#20998;娇艳欲滴;她与?#20498;?#27604;,少?#24605;?#20998;婀娜多姿;她与荷花比,少?#24605;?#20998;清高傲慢;她与菊花比,少?#24605;?#20998;淡雅幽香。而百花和她比,输了十分清雅、恬静、质?#21360;?#26080;华、单纯、?#30475;狻?#38543;性、与世无争!

      自由路的白玉兰,犹如两排做晨课的白衣天使,她们在有点古朴的道路两旁,亭亭玉立,像在等待着春风的检?#27169;?#21448;像在期待着新生儿的诞生。她们托起满树银花,一串串,一朵朵,各有各的风韵,各有各的姿态,各有各的情怀。

      应朋友之约,我们去看了每年如期而至的玉兰,今年的玉兰开得有并不热闹,有的只是展开两三片花瓣,像害羞的?#23194;錚?#26377;的已经全展开了,绽放得像一朵莲,花瓣如玉,颜色凝白,花心有几颗晶莹的花蕊,像是藏着一颗娇羞的心事;有的还是花骨朵,饱?#20599;?#39532;?#24358;?#30772;裂似的。

      我和玉兰对视着,她突然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微笑着摆动身腰,我确定她们一定是仙子,有很多?#39280;?#20154;知的凄美故事。忽然想起了哪里看过的一个故事:传说在?#24189;?#30340;深山中,曾住着三位美丽的?#23194;錚?#26377;一天三人下山,发现原本繁荣的大地,此时却变得万里荒无人烟,她们急忙四处打听,原来是秦始皇?#20185;教?#28023;,误杀了东海龙王的公主,因此龙王为之大怒,下令封锁盐库,?#27807;?#38470;上的人无盐可吃,所?#32536;?#33268;了大地上一片荒凉。为了能让人有盐可吃,因此三姐妹去找龙王求情,但是龙王因为爱女之?#20848;?#20915;不肯,三女不得不偷偷用自己酿造的花蜜迷倒了虾兵?#26041;?#28982;后趁机放盐。但是随?#30679;?#19977;女就遭到了龙王的报?#30679;?#34987;龙王变成了三棵美丽的玉兰树。

      ?#25233;?#20110;明白了,她们如此洁白、如此静美、如此清雅,原来是因为她们有着博大的爱心、高尚的心灵,她们来到秦州,一定是要保?#28216;?#20204;一方平安,风调雨顺的。偏偏又在有着百年历史的解一小学?#21592;擼?#22312;秦州最繁华、最古老的街道上,她们是要我们秦州人从小有爱心,从小懂真善美,要我们把秦州的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代代传递下去。

      这里游人很多,络绎不绝,一波刚走,一波又来,赶潮似的。他们自然是一番拍照,也有吟诗作画的,也有谈笑风生的,都与玉兰有?#20109;?#25105;也不甘落后,拿着手机采集着自己心中的风景,炫耀着自己的热情。下意识中,一袭白裙飘进我的屏幕,她在一棵玉兰树下,阳光通过树枝和花,?#23547;?#26001;驳驳的?#30333;?#33853;在地上,也有披在白裙上的。突然,一阵清风吹过,那袭白裙翩翩起舞,如一朵花,不只是她一朵,满树的玉兰也都翩翩起舞了。白裙转着圈跳,变着姿势跳,那张稚嫩?#25104;?#31505;开了花,有一点粉色,这让洁白的玉兰有了一点润色,鲜活多了,靓丽多了。风停了,白裙还在舞动,她已经忘记自己是来看花的,认为自己就是一朵玉兰了。事实上,她也许就是千年前的那位仙子,这样想着,我突?#27426;?#22905;肃然起?#30679;?#20063;同时生出几分羡慕?#22270;?#22930;!

      玉兰,每年如期而来,伴随着秦州人的梦想,记录着秦州人的故事,见证着秦州的发展。

      (张兰,女,娘娘坝中心小学教师,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秦州区作家协会理事。)

    玉兰花开的日子

    文/孙素清

      奔走在阳春三月,无暇?#24605;?#26149;天的事情。但有一种约会,隐隐约约在心底泛着涟漪,又说不出所以然。直到看到区作协发布“游玉兰古巷,抒秦州雅韵”的活动,才豁然开?#30465;?#24180;年相约古巷,不见不散的玉兰花又开了……

      3月22日下班后,我快快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下楼邀甄姐姐与我一起前去欣赏古巷的玉兰花,心里的快意比春风还要得意。

      二十多年?#22467;?#20154;?#20431;?#29983;活而奔波,对于自然界的美并不很?#25918;酰?#25152;以自由街古巷长的玉兰花,就熟?#28216;?#30585;了。道是自由路一街两行摆摊卖货的,还记忆犹新。那个热闹,就像天天过年似得。花一般年龄的我,曾在那里逗留,挑选自己结婚的新?#36335;?#37027;13元的花裤子,那24元的健美裤,那黑底绿色格子的布料……还有屁?#29642;蠼羲?#30340;?#38901;蟆?#22914;今,回忆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就如这几年新?#40092;?#30340;玉兰花,若干年后,会是怎样的一?#32622;?#22909;回忆。

      儿?#30001;?#22823;学后,?#38706;饋⒓拍?#22256;扰着我。我开始寻找生活的出口,于是拿起了照相机,走进了人生第二春。第一次走出家门,怀着与大自然亲近的?#33485;茫?#25105;抓拍到了叫玉兰花的春颜。在籍河风景线上,那种优雅让我叫好,随着春风轻吹,满杯的琼浆就要溢出,我闭上眼,能感受着她的热情与她的美。后来,又来到麦积区?#20843;?#29577;兰堂?#20445;?#19968;白一紫的双玉兰树,我追溯着历史,仰慕着岁月中的千年繁华,赞叹“满?#25198;头?#39134;玉麟?#20445;?#24863;叹千百年来她们亲密依偎,笑看古今。

      不知不觉与甄姐姐来到玉兰古巷,美丽的玉兰花?#38395;?#26525;头,远远地给我微笑,好像说:“你来了,我已经等你好久了。”我一个劲儿拍着枝头的?#27704;茫?#24863;受着?#30475;?#30340;、静静的美。甄姐姐?#30475;?#30340;心思感染着我,一个劲儿地拍我。忽然夜晚的灯亮了,满树的玉兰花,像彩色的蝴蝶一样,灵动起来。天空在灯光的映衬下,一会儿碧绿、一会儿碧蓝,那古色古巷的窗格,都有诗意飞出……玉兰古巷,满是春的气息,游人心中的玉兰花虽不同朵,但心情都如岁月般静好。

      我带着几枝玉兰花的美丽悄然离去,回?#34915;?#24930;隔着屏品味,品出“玉兰古巷,秦州的雅韵?#20445;?#20063;不枉我生命中有个玉兰?#23194;?#26469;过,她饱读诗书,待人和蔼……一如三月盛开的玉兰花,都是从佛心散发的爱。

      (孙素清,女,建二小学教师,秦州区作协会员。)

    摄影相关图片
    己亥(2019)年春祭伏羲之送神仪式 关于本届天水年,我们的思考是这 莲花镇上演社火闹元宵(图) 己亥(2019)年春祭伏羲典礼(图) 古城天水正月十五灯如海人如潮(图 己亥(2019)年春祭伏羲秦?#36824;?#28436;(图 己亥(2019)年春祭伏羲之迎?#36861;挂?/a> “我和我的祖国”快闪(图) 天水伏羲庙举行2019年春祭伏羲之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快三往期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三质合走势图 福利彩票七乐彩走势图 双色球擂台中彩网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 25选5开奖中安在绒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竞彩奖金计算机 江苏e球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乐透综合分布图图表 体彩p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王中王算盘四肖中特4887 3d开奖结果 平码三中三准资料 每次北京快乐8赢了后连输光